田口信息门户网>科技>送养生代金券_故事:六旬老头娶29岁娇妻后突发重病,他枕头下狐狸毛惹人生疑(下)

送养生代金券_故事:六旬老头娶29岁娇妻后突发重病,他枕头下狐狸毛惹人生疑(下)

2020-01-11 17:29:40来源:匿名
六旬老头娶29岁娇妻后突发重病,他枕头下狐狸毛惹人生疑(上)我连忙拉住了小强,我俩同时看向了房门,就看见张民姿势有些奇怪地走了出来,大衣鼓鼓囊囊的,一步一步地走到了灵棚里,借着灵棚的小灯泡,这才看清那是什么情况。“那个老张头,不是我害死的。”小强听完点了点头:“这是他们的报应。”我和小强只得对狐仙拱了拱手,转身离开了。

送养生代金券_故事:六旬老头娶29岁娇妻后突发重病,他枕头下狐狸毛惹人生疑(下)

送养生代金券,六旬老头娶29岁娇妻后突发重病,他枕头下狐狸毛惹人生疑(上)

我连忙拉住了小强,我俩同时看向了房门,就看见张民姿势有些奇怪地走了出来,大衣鼓鼓囊囊的,一步一步地走到了灵棚里,借着灵棚的小灯泡,这才看清那是什么情况。

张民的大衣里正是张民的后妈。

“他妈的!这个畜牲!”小强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声,我甚至听见了小强咬牙的声音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:“你别糟践畜牲了,畜牲都比他强,这老张头说不定就是他俩害死的!”

我和小强气得是七窍生烟,正诅咒这对狗男女的时候,忽然发现这对狗男女突然不动了,站在那里呆了一阵儿之后,忽然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!

我和小强顿时一惊,突然发现老张家的房顶上多了一双血红色的眼睛,仔细看去,那是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,周身散发着淡淡的红光,在那对狗男女倒下不久之后,这狐狸的眼睛又变成了宝石一样的蓝色。

这只狐狸看了我们一眼,一个跳跃边飞出十余米,落在了一旁的猪圈上。就在我和小强发愣的时候,这狐狸又回头看了我们一眼,我连忙推了一下小强:“走!跟上去!”

我和小强跑的不快,但始终能看见那只狐狸,这狐狸不时还停下回头看我们一眼,像是刻意给我们带路一样,大约半个多小时,我和小强跟着狐狸来到了这个熟悉的地方,八里城。

到了城墙下,狐狸纵身一跃,跳进了树林里,我和小强连忙跟上,在一块牌位前,又看到了那双宝石一样的眼睛。我看向狐狸身后的牌位,上面赫然写着:胡三娘之位。

“那个老张头,不是我害死的。”

一个温柔的女声响起,我和小强吓了一跳,愣了下之后看向了这只狐狸,有些懒散地趴在雪地上,紧靠着石碑,四肢都缩在身下,刚刚居然是这只狐狸在说话!

“那个,胡三娘……”我拱了拱手,还没等说完就被狐仙打断了。

“你身边这个小家伙好像有些本事,身上带着灵气,我知道你们想什么,我不是随便害人的。”狐仙不紧不慢地说道,让我感觉面前不是一只狐狸,更像是一位慈祥的长者。

“我学过几年茅山道术,我们就是想知道,老张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小强老老实实地问道。

“哎,二百三十七面前,我做了张家的保家仙,二百年来一直相安无事,近些年供奉越来越少,我也没离开,直到前几天,张德福撞破了他儿子张民和他媳妇的奸情,受了刺激又被张民打了一顿,疯了。”

狐仙叹了口气:“本来到这里我和张家的缘分便尽了,我在走之前留了自己的一撮毛放在张德福枕头下,正常七天之后便可痊愈,可我却感觉我的法术消失了,我又算出张民居然下毒害死了张德福,我才赶了回来,正好看见张民二人在行那苟且之事,我一怒之下,便杀了这两个丧尽天良的人。”

小强听完点了点头:“这是他们的报应。”

我看了看狐仙,忍不住说道:“有个问题,不知道您能不能给解答一下?”

狐仙看了我一眼:“相遇便是缘分,你说吧。”

“这些年来,狐仙洞求药的故事,我想应该是真的没错了,可为什么近些年来没人求到药了呢?五仙在八里城香火不断,为什么要做保家仙呢?”

“你这个小家伙倒是有点意思。”狐仙不咸不淡地夸了我一句,随后问了两个很奇怪的问题,“你们知道八里城五仙有多少么?你们知道五仙为什么聚集在八里城么?”

我和小强都摇了摇头,狐仙解释道:“白家很早就不在八里城了,黑家只有一个老太太,柳家独善其身,前几年也已经搬走了,黄家和我们差不多,只剩不过一手之数。”

狐仙看向了普济寺,眯起眼睛说:“八里城是块宝地,五仙在此自然是为了修炼,我们号称五仙,可终究还是妖,比不过佛家圣地。这些年普济寺香火越来越旺,灵气都聚集在寺里,我们能得到的越来越少,后代也很难出现带有灵气的了。”

说道这里,我有些明白了,忍不住说道:“是为了生存。”

“没错,保家仙不过是一种交易,我受香火供奉,保一家平安,也为了能多活些年,我每长出一条尾巴,便多一百年寿命,我有四条尾巴,可我今年已经三百二十六岁了,这里灵气越来越少,保家仙也没什么人供奉了,但我想活下去。”

不知什么时候,狐仙身后露出了四条尾巴,两尺有余,随风摆动。

“我尚且自顾不暇,又哪有精力消耗灵气送药救人呢?”狐仙这略带苦涩的一问,让我和小强哑口无言。

“唉。”

狐仙又叹了口气。

我刚想说些什么,狐仙忽然站了起来,宝石蓝的眼睛冒出一尺长的光芒,同时赞叹道:“好个大孝之人!”

随后狐仙转头看向我们,轻声说道:“缘分尽了,你们走吧,记住这里有个姓黄的,不能惹。看来我要送最后一次药了。”

“您说的是黄仙?”我问道。

“这个时候有人来求药?”小强问道。

“不错,这人进八里城之后,三步一磕头,为家中母亲求药,我已经一百多年没见过如此大孝之人了,你们走吧,我们不会再见面了。”

我和小强只得对狐仙拱了拱手,转身离开了。

狐仙尚且艰难求生,谁又能顺心如意呢?走在铺满雪的稻田地上,我忽然看开了许多。

刚要走出八里城,小强拉住了我,低声问道:“刚刚狐仙说,不能惹姓黄的,说的应该是黄仙对吧?”

我点点头:“怎么了?”

小强伸手一指城墙上硕大的石碑,上面赫然写着:黄天霸之位。(作品名:《狐仙传说》,作者:常小道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看更多精彩)

点击右上角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。